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xinfengit.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冷情大少复仇新娘》最新章节。

面对释永信的询问,北冥素柔的嘴角露出一抹悲哀,怜悯,不屑的复杂笑容:

“按你们的话说,蝼蚁尚且偷生,你以为……这些旷古绝今的强者们,真的就那么甘心面对死亡吗?”

释永信愕然,骤然明悟。

是的,谁也不愿意这样面对能够埋葬一切的死亡深渊。

“生前未竟之旅途,就放在死亡之后再度展开吧,武者之心无关善恶,只有纯粹的执着,后世的有缘人啊,如果你们真的有缘,就踏着我的尸骨取得我的传承吧,如若不能,那就让我踏着你们的尸骨继续前进吧……这是很多年前,一位暮暮垂老,频临死亡的绝世强者在刻意布置让自己化为幽冥鬼物的墓穴时留下的遗言。”

释永信再度哑然,他品味咀嚼,其中的蕴含的到底是深入骨髓的恶念,还是某种面对绝境命运热血而不甘不屈的呐喊呢?他毕竟不是神武界的人,终归辨不清理不顺其中的感情。

而此时的北冥素柔随着诉说,似乎也进入到某种意气风发的状态,右臂一抖,白虎刀悄然凝聚,刀身一震,呼啸一声震动十里。

“其实这个故事还有下文,那位留下这不朽遗言,舍弃一切化为幽冥鬼物的绝世强者,最终被后世四百年后的英才强者所击倒,那个时刻,那个英才强者说……你所遗憾的意志将由我们来继承,你所未竟的旅途将有我们来继续行走,这便这个世界的世代交替,是武者最终的宿命,所以……千年前的大月武神啊,便由我北冥素柔来埋葬你吧,完成属于你的世代交替吧。”

“咦,你平时不是以天塌不惊为标准的吗?怎么突然那么热血了?”

北冥素柔淡笑而不语,其实是在心里面对着释永信解释道:“你别告诉你的那些同伴,这般埋葬前代强者所化的幽冥鬼物,被誉为武者最荣耀之传奇,一经完成便是天下传唱,能获得近乎不朽的声名,眼下这个时代还没埋葬过大月武神这般等级的前代强者,搞定之后获得的名声资历甚至让我有可能冲刺新一代的武林神话,加上这种等级强者的宝藏,就算放到原始魔帝跟前他也要眼红。”

接着释永信算是明白了,感情对于神武界的人来说,这种绝世强者死前自我转身的幽冥鬼物,敢情除了是神兵绝艺大礼包之外,还是一份顶天的……声望大礼包?

无需众人去探索那隐藏那异空间的墓穴,一道高有三丈的伟岸身影,带着强烈到影响天象变化的身影跨空而来。

正文323.五指山下的大魔王

“这个时代的强者们啊,我大月武神跨越千年再度降临,最终的结局,将会是我被埋葬,旧的时代被终结,亦或你们成为我的粮食呢?”

伟岸的身影披着一身素白的劲装,齐腰的霜白头发狂野的漫天而舞,五官俊朗,双眉之间一轮猩红之月的花纹,带着一抹妖异的肃杀,外观一切看去尽和活着的人一般无二,但浑身滂湃到足以扭曲天象地貌的精纯冥气便足以道明一切。

千年前寿元耗尽而死的大月武神,转生为幽冥鬼物之后再度降临千年之后。

“此獠神智清醒,只怕经过千载蜕变,已经进阶为高等幽冥鬼物,非凡人所能力敌,速退。”北冥素柔娇声大喝,声震十里,然后也不顾他人反应,驭气舞空,人刀合一直扑大月武神。

白虎狂啸响彻天地,刀气贯通天地,万物齐黯,只有一缕清冷刀光蔓延无穷,面对千载前的绝世强者,北冥素柔压根没有留手的想法,直接爆发,释永信五件套的力量开始灌注进体内,将北冥素柔的修为直接推向旷世八品。

“好凶戾的一刀,千载之后的世界,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但要埋葬我……这还远远不够,月之韵……诞。”

大月武神面对这一击尚有心思评点一二,而后才暴喝一声鼓荡功力,无穷冥气在其背后汇聚,幻化一轮猩红弯月,妖异而血腥的月光照耀天地,无边异象纷呈而来,北冥素柔只觉得刀芒被这猩红妖异月光照耀之后,隐隐失去了控制,飞速的溃灭着。

这一瞬间,北冥素柔只觉得这缕刀芒仿佛已经飞跃了千万里一般,完全就是功力耗尽而溃灭的,但事实上,刀芒只是飞了不过十来米而已。

“化咫尺为天涯,好手段。”北冥素柔并不笨,片刻之后就解开了谜

题,但心头却暗暗紧张起来,她眼下有绝世神功在手,也不缺修为,缺的只是对自身力量该有的体悟,简单点来说,这身修为来的太急了,作为一个八品武者其实早就应该参修操纵空间类的神通武功,并延伸出一系列对敌手段,但北冥素柔却对此近乎一窍不通。

所以,对于大月武神这种举手抬足间咫尺方圆化为天涯之遥的手段,北冥素柔感到很棘手,因为这代表着远程攻击别想对大月武神生效了,但棘手归棘手,北冥素柔也不是没有办法应对的,唤出左臂青龙刀,和右手白虎刀合击,迫发无匹刀劲,最后人刀合一,直接扑向大月武神。

直接爆发全部功力之后,无边灭绝刀气冲霄而起,狂暴四散的能量余韵直接干涉这一方天地的空间平衡,玩这种咫尺化天涯的手段,需要对空间相当纯熟的控制才行,眼下直接将周遭空间搅成一锅粥,直接封杀敌人这条手段。

“粗暴的小丫头,月之韵……转。”大月武神对于北冥素柔这种蛮干的手段似乎有些失笑,随着话语,背后猩红弯月之光更盛,飞扑而来的北冥素柔立刻感到自己如深海一般,周遭都是深不见底力量无穷的潜流,一刹那间数百变化。

一瞬间如同硬挨了上百蕴含了无匹蛮力的重拳,北冥素柔身上金钟战衣光辉闪耀,倒是无碍,只是进攻的刀势也不得不为之打断,尚未回归神来,北冥素柔就觉得眼前天地倒转,一股无边吸力自天空传来,狠狠的吸扯自己,等到重心虚浮之后,这吸力一遍,化作无边重压而来,北冥素柔只觉得自己凭空重了十数倍一般。

等到北冥素柔稍微适应这暴增的十数倍重力之后,杀伤力更大的变化陡然而来,周遭重力仿佛发疯了的野牛一般,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以每秒三四十次的速率延伸无穷变化,北冥素柔早已经站不住,被变化连连的重力轰之天空,而后像是疯了的蜜蜂一般上下乱串。

纵然有金钟战衣附身,附身战衣之上的牛龟之力发挥到淋漓尽致,但还是无法抵抗全部,错乱变化的重力之下,形如万千重拳连绵轰至,不过片刻北冥素柔内脏就受了一点伤,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幸好此时大部队尚未围观,并未如北冥素柔所言散去,擎应正发动全军,吞天魔蛇军阵展开,一条庞大魔蛇游荡天空,张开血盆大口朝大月武神咬去,大月武神稍微分了一下神,这才让北冥素柔逃过一劫。

敌人不仅能操纵空间,还能操纵大地重力,演武艺为神通,为天威,明悟到这一点之后,北冥素柔终于察觉到这千年前的大月武神并非是眼下的自己所能埋葬的。

“好强横的敌人,凶威只怕还在那寒夜冥星和中年冥族之上!”释永信也忍不住惊叹起来,随后继续问道:“我说素柔,此獠貌似神志清醒,不如我们用沟通来解决争议,避免无力冲突吧。”

北冥素柔一擦嘴角的鲜血,坚决的说道:“没用的,转生成幽冥鬼物之后,生前种种一切等同烟消云散,就算重得生前记忆,但性格也早已经变成彻头彻尾的非人鬼物了,要么我们将其埋葬,获得其生前布置而下的诸般宝藏,要么我们尽数死绝,大月武神踏着我们的尸体祸乱天地,涂炭生灵,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吞天魔蛇大阵用来对付北冥素柔,后者也只是觉得麻烦而不是为难,对上更强的大月武神就更不用说,背后弯月连连转动,身影化作无间幽魂,轻而易举突破军阵,从中掠出数十个军汉,二话不说鼓荡功力,将这数十个军人轰为血肉碎渣,而后骤然张口……鲸吞虎咽。

数十个身材健硕的军人的一切血肉,尽数化作一条血色之河被大月武神吞吃进去,吃的是如此的酐畅淋漓。

“真是美味无比的血肉还有灵魂啊,千载蜕变,重生之后第一战便可饱腹,这悠悠苍天对我可谓不薄了。”

吞噬数十人的血肉灵魂之后,大月武神的眼眸骤然从漆黑变得猩红,每只眼眸的瞳孔中都有一轮猩红弯月之影,浑身冥气冲霄而起,化作无穷乌云席卷天地,背后一轮猩红弯月也骤然暴增三四倍大,猩红妖异月光蔓延,在这光的笼罩范围内,大地重力疯狂变异。

地起龙蛇,龟裂处处,仅仅是心头念动,便在方圆十数里掀起连绵地震,凶威竟是如此狂霸。

“果然,这厮将自家墓穴建造在异时空天地中,千载年来就算蜕变成幽冥鬼物,只怕也从来没有获得过血食滋补,眼下正是他最弱的时刻,等到他离开这里血洗千里之后,只怕就无人能制了。”

“阿弥陀佛!这还是此獠最弱的时刻?老衲都感觉他强到快要飞升了啊。”

“要不然你以为大月武神墓中潜修蜕变千载是假的吗?修为越是高的强者蜕变为幽冥鬼物就愈是艰难,稍有不甚纵有无穷功力,最后化为一只不入先天的尸兵也并非不可能之事,就算蜕变之后,生前智慧蒙尘只剩下嗜血尸性和本能,战力也是一塌糊涂,而大月武神在墓中千载苦修,只怕早就将自家幽冥鬼物的路子走的尽善尽美了,不仅重拾生前智慧,甚至在这之上更做突破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难道他就是莫煌让我们收复的绝世魔王吗?”

第一时间更新《冷情大少复仇新娘》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会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吟吟风清

事故车认定标准国标

裙下之城

春深日暖

缘来红尘

尚琼

来时风至

魔晶猎人主题曲

嗷呜呜呜呜唔

采石场300米内赔偿标准

圣诞稻草人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